笔趣阁 > 喜上眉头 > 474 是臣不争气

474 是臣不争气

?#24187;?#35760;住【笔趣阁 www.9588521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?#35328;?#35835;!

    一身石青长袍的少年负手而立,站在堂外一丛微微泛黄的芭蕉旁,不远处立着?#24187;?#34013;衣随从。

    少年气质不凡,清贵而出尘,让人望之便移不开视线。

    张峦微微皱了眉。

    “既安?”

    他又往前走了两步,边出声唤道。

    少年闻声,?#34892;?#24847;外地转身望向他,遂笑着点头道:“张伯父。”

    太子殿下在心底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还真是不巧啊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巧?”张峦的想法是相反的。

    他觉得太?#38378;?#20123;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来求见程大?#35828;模俊?#24352;峦又问。

    祝又樘如实点头。

    毕竟他此?#26412;?#22312;衙门后堂内,也总不好说自己是来散步的。

    “可是为了池儿的案子。”张峦虽是在问,语气里却没有疑问。

    这几日,既安为了池儿的事情?#35009;?#23569;操心,昨日才去过张家同他长谈过一场,据说还派人暗下在查线索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他总觉?#30473;?#23433;越过他,独自来?#39029;?#22823;人,这行为略?#34892;?#22855;怪——

    毕竟,若没有他从中引见的话,公务繁忙的程大人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见人?

    “方才我已同程大人问罢了这两日的进展,咱们回去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张峦这句?#26696;章?#38899;,就忽然听得一阵脚步声自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,只见程大人脚下生风一般,手中还提?#25490;?#35282;,带着几名官差衙役正往此处?#20384;礎?br />
    张峦愕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……程大人这么着急,应当另有其事吧?

    “张大人怎么……”程然瞧见了他,不禁也?#34892;?#24847;外。

    张峦顿时心领神会——程大人这是嫌他走得慢,还未离开衙门。

    “程大人这般着急,不知是出了?#35009;?#20107;情?”

    不觉间,张峦已有了试探的心思。

    程然的眼神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祝又樘的方向,一改方才的急色,忽然无奈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程大人又要开始演了,可他莫名觉得十分?#22351;住?br />
    他总觉得,程大人演一次,他离暴露身份就更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那边,程然已经开口:“说来不怕张大人笑话,我那内子一把年纪了还脾气甚大,今早同我拌了两句嘴,方才竟气得要回娘家……我刚听闻此事,正要去追呢!你说真要任由她回了娘家,岂不是丢人现眼?”

    这说法应当是合情?#20384;恚?#27809;有纰漏吧?

    张峦这才恍然。

    怪不得方才那官差神色匆匆,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    他就说,单凭既安,怎么可能会让程大人这般急着主动来见……须得知道,便是他,也是被请去书房见程大人来着。

    还好是这样,要不然他只怕要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“夫妻间吵嘴,乃是常事,哪里有?#35009;?#22909;笑话的。”张峦以过来?#35828;?#35821;气连忙说道:“既如此,程大人还是快快去追吧,迟了只怕赶不上。”

    他记得程夫?#35828;?#23064;家似乎并不在京城,这一走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方才还很满意自己此次临场?#20174;?#21644;演技的程然,闻言怔了怔。

    旋即也只有点头:?#21834;?#37027;本官就先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张峦忙抬手揖礼,生怕耽误了程大人。

    程然带着下属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在经过太子殿下身边时,程大人硬着头皮投去了倍觉惭愧的眼神。

    是臣……不争气。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太子殿下缓缓看向远处房檐,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日后若无必要,在外他还是少同程大人接触为妙。

    程大人很快出了衙门。

    官差神色?#19995;?#22320;问道:“大人,咱们去哪儿?”

    程然:……

    呵呵,他怎么知道?

    天知道,他还有多少公务等着处理!

    不如从后门偷偷回去吧?

    程大人正要付诸行动时,忽然听得?#22351;?#21507;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:“程大人怎么还没动身?!”

    张峦带着祝又樘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程然气得想跺脚。

    这张大人也真奇怪,该快的时候慢吞吞地走,该慢的时候他倒是?#20154;?#37117;快!

    “可是不曾备下马车?”张峦忙问道。

    程大人一家住在京衙内,除衙门中的公物之外,自家用的马车许是只有一辆,眼下应当是被程夫人用了——

    “阿祥,送程大人!”

    张峦当机立断地向自家马车旁的阿祥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阿祥应下来,就要请程大人上车。

    程大人脸皮儿?#35835;?#25238;。

    ……这是要送他去哪儿?

    “不必不必……”程然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苍天,怎么没人告诉过他演个戏竟然这么难?

    “程大人何须如此客气见外,眼下当务之急是将程夫人尽早追回来……”张峦恐旁人听了去,在程然耳边小声说着,而后不容拒绝地将人推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程大人急得头晕眼花,生怕阿祥下一瞬就要赶起马车,遂连忙补救道:“多谢张大人了!只是……不如还是让我这手下来赶车吧!”

    张峦闻言,也不坚持,便让阿祥将马车交给了那名官差。

    官差当即驶动马车,车轮滚滚,扬尘而去。

    ?#21834;?br />
    程大人坐在马?#36947;錚?#20940;乱却逐渐麻?#23613;?br />
    不愧是他器重的下属,为了看起来更逼真些,说是将马车赶得飞快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直至途径闹市附近,马车才渐渐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程大人心累地掀开马车帘,往外看去。

    他只想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处。

    马车恰巧经过一家药堂附近。

    药堂前,一位年轻人刚从堂内出来,手中提着几包药。

    程然微微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这年轻人看着……怎么那么像张大人身边常带着的那个?

    莫不是张家有人生病了?

    范九离开药堂,上了马车,一路出了东长安街。

    最后,马车在总铺胡同附近,一家不起眼的客栈外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范九下了马车,进了客栈,直奔着二楼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间,张峦躺在床上同妻子说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今日同既安走后,我本是打算去同张彦谈一谈的……我原本想,许能从他嘴里套出些?#35009;?#35805;来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程大人不是说张彦父子都没有?#35009;?#23244;疑?”?#38382;?#38382;。

    在青梅的指认之下,先有邓誉当堂作证张眉妍?#28216;?#20986;过庄子。

    而当晚,程然便命人连夜传唤了张彦和张义龄,前来衙门问?#21834;?br />
    只是,二?#35828;?#31572;话,堪称令人大开眼界——
腾讯全民突击
澳门mgm美高梅时时彩下载 重庆时时计划 福彩快3大小单双技巧 清纯校花美腿玉足美女 AG电子游戏的爆分技巧 mg线上娱乐app 赌大小两边都下的技巧 济南快餐女一次 赛车pk10官网开奖记录 全天三分赛车计划专业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