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仙武帝尊 > 第两千三百六十七章 干回老本行

第两千三百六十七章 干回老本行

作者:六界三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
?#24187;?#35760;住【笔趣阁 www.9588521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?#35328;?#35835;!

    “哪走。”叶辰一声冷哼,瞬身消失。

    再现身,已是洪荒的人群中,只因其有一人身上,刻有他的一道轮回印记,就等着杀个回马枪呢?此番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伴着雄浑龙吟,他开了霸体外相,一同施展的,还有?#30636;?#22825;龙,各个黄金璀璨,万丈庞大,神龙摆尾更是霸绝古今。

    噗!噗!噗!

    洪荒强者惨了,成片的人影爆灭,谁?#35828;?#24471;住?#30636;?#22825;龙,那些个神龙八尾,八重天的准帝都扛不住,更遑论是他们。

    遥望而去,上万的人潮中,?#30636;?#22825;龙肆虐,甩的洪荒人满天飞,底蕴强横的,肉身爆裂,还剩元神;而道行薄弱的,则瞬间炸灭成血雾,身毁神灭,连惨叫声都省了。

    “还想跑,眼瞳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杀我诸天人时,可曾想过有今日。”

    “血债血偿。”

    叶辰的怒喝,携有无上威压,一边杀戮,还不忘夺人眼瞳,就指着它们,?#25351;?#36718;回眼瞳力呢?#24656;?#20110;无特殊眼瞳的人,自是毫无怜悯,乃一路杀过去的,无人能挡他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鼎中,钓鱼老叟看的亢奋,摩拳擦掌,也想杀出鼎?#21019;?#23637;神威,奈何,他?#35828;?#30528;实太重,状态极为糟糕,亢奋是亢奋,老血?#24425;?#27490;不住的涌,无法出鼎助战,便拿鼎中洪荒人出气,挨着个的锤。

    噗!噗!噗!

    比起他,凶悍的还是叶辰,身在霸体外相状态,连道剑都无比庞大,毫无招式可言,一顿乱砍乱劈,都不管谁是谁,反正都是洪荒人,一点儿都不心疼,有的只是无情的杀戮。

    鲜血,染红了?#24378;眨?#19978;万的洪荒强者,被杀的丢盔?#37117;祝?#19968;个个亡命逃窜,被叶辰一路追杀了八万里。

    待轰隆声湮灭,这场追与杀,才真正落幕。

    此一战,洪荒族败了,败的无比惨?#36965;?#19977;尊准帝?#28526;幻穡?#19978;万的洪荒强者,更是凄惨,被杀的只剩不足一千。

    ?#24378;眨?#19968;片死寂星域,叶辰开了尘空间,遁身其?#23567;?br />
    老叟准帝被放出,老血咳的一口接一口。

    “固守神台。”叶辰说着,一手按在其后背,灌输圣体精元,诸多疗伤圣药,也不计代价的融入。

    “幽冥?#40644;疲?#19979;一个便是大楚了。”老叟准帝擦了嘴角鲜血,笑中多了一抹悲凉,“这场大战,还真惨烈。”

    “活着便是希望。”叶辰淡道,抬手自混沌鼎中,捉了一尊洪荒大圣,扯出了其元神,生生化作元神之力,以治愈老叟准帝元神,此法虽残忍,但叶辰之神色,却冷如寒霜,比起洪荒的所谓所?#21073;?#36825;些都不值一提,更无半分的怜悯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叶辰才收手。

    老叟准帝伤势好的七七八八,盘膝尘空间,自行疗伤。

    叶辰亦未闲着,一只只虚幻的眼眸,被他印入轮回眼中,级别或高或低,补充的瞳力,自?#19981;?#22810;或少。

    最活跃的乃混沌鼎,兢兢业业的吞着法器,叶辰所得战利品,除却准帝级秘宝,其余的,皆被吞的一件不剩。

    尘空间光怪陆离,云雾缭绕,独有一份宁静幽寂。

    不肖多时,老叟准帝率先醒来。

    见叶辰盘膝,还在入定状态,他那个唏嘘感慨啊!第一次见叶辰,是在叶辰追杀智阳道人时,那时叶辰也仅圣人境,两百多年过去,昔年的小圣体终是崛起了,连他都望尘莫及,时代变迁,一代新人换旧人,让他越发觉得,他已老了。

    他看时,叶辰也醒了,轮回眼仙光四溢,璨璨生辉。

    吞了诸多特殊眼瞳,瞳力?#25351;?#19981;少,已能支撑他施展两次天道,而这宝贵的两次天道,能助他完成很多?#38534;?br />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出了尘空间,于?#24378;?#20998;道扬镳,老叟准帝祭了域门,去向大楚,而叶辰,奔向他?#21073;?#32487;续杀戮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路,颇是血腥,不止一次遭遇洪荒人,对方阵容庞大,他自不会找刺激,?#23545;?#30631;见便遁走,但若阵容不够看,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,速战速决,他的一贯打法。

    他如一尊杀神,披着黑袍,蒙着鬼冥面具,踏过了一片片星域,脚下铺满了洪荒血骨,也见多了悲?#19968;?#38754;,他是灭了不少洪荒人,可诸天修士,也难逃战火厄难,被屠戮的更多。

    半日后,他提着淌血道剑,蓦然驻足?#24378;眨?#38745;静望着一?#21073;?#30524;帘中映有一颗星辰,通体火红,染着赤色的?#26538;狻?br />
    那是朱雀星,昔年他寻诸天时曾来过,也便是在这颗古星,他寻到了转世的谢云、念?#34180;?#23567;鹰以及辰皇的焱妃。

    硝烟汹涌,星域崩塌,朱雀星乃这星域仅存的一颗星辰,一眼望去,半个星体都炸灭了,碎裂的星石,飘满?#24378;鍘?br />
    叶辰缓缓挪动了脚?#21073;?#36367;入了那朱雀星。

    凌霄仙阙九重天,这是他记忆里的幽都。

    可如今,走在大街上,入目皆狼藉,街道两侧殿宇楼阁,多已坍塌,青砖瓦片散落一地,刻于暗处的阵纹,皆已崩毁,整个天地都是昏暗的,难见一缕光明,亦不见半个人影,朱雀星的修士,皆已迁到大楚,留下的只是一片破败山?#21360;?br />
    六重天上,血雾汹涌,尸横遍野,皆诸天修士的血与骨,多半是大战时,逃入了朱雀星,被洪荒强者围灭了。

    叶辰转了一圈儿,未见活口,便去?#35828;?#24220;后山。

    枯败的丛林中,有一座矮小的坟墓,其内葬着一个名为狐仙的女子,曾以九世轮回,救了一个名为叶辰的人。

    时隔两百年再来,叶辰神色是沧桑的,心也一阵阵的疼,轻轻拂着墓碑上的?#39029;荊?#23601;如拂?#25490;?#23376;脸颊上的泪。

    “未想?#21073;?#36825;残破古星上,还有活口,给吾杀。”阴森的幽笑蓦然响起,传自?#24378;眨?#35805;还未落,便见铺天盖地的人影涌入住确定,不用说便是洪荒强者,嗅到了生灵的气息。

    叶辰不语,以秘法神通,将狐仙儿的坟墓,化?#38378;?#39134;?#36965;?#35013;入了一方宝?#20804;校?#19981;想她再孤零零的躺在深山老林。

    “在这,抓活的。”

    洪荒强者杀到了,自?#25343;?#20843;方围来,一个个的面目狰狞,并不打算轻松杀了,得活捉才行,而后折磨致死,这便是洪荒的乐趣,最?#37096;?#20154;绝望...而无能为力的神情。

    叶辰收了宝盒,道剑顿现,一剑斩出仙?#21360;?br />
    先杀到的洪荒人见之,骤然色变,欲躲避,却为时已晚,仙河所过之处,人影成片的葬灭,无论大圣境,亦或圣王境,?#38405;?#36867;死劫,本就猩红的苍空,又添一抹血色。

    “叶...叶辰....。”洪荒强者这才看清是谁,集体蹬蹬后退,满目的恐惧,荒古圣体的凶名,何人不知。

    “来了,便无需走了。”叶辰扶摇直上,一语平淡,却枯寂冰冷,如一尊君王的宣判,载着让人不可忤逆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退。”一尊?#21535;?#22823;圣嘶喝,飞身遁走,其余洪荒人亦不敢停,怎?#27425;?#36807;来的,就是怎么逃回去的,场面一度混乱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剑鸣声刺耳,只见冰冷剑光,不见叶辰身影,是因速度太快,每到一处,都有洪荒人?#24187;穡?#36825;不是战争,是叶辰单方面的屠杀,漫天人影喋血,于坠落中,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眼见自家人狼狈逃出,身在星外的洪荒准帝,不由眯了眸,如此阵仗,还被杀的逃亡,这残破古星中,有多少诸天强者。

    “叶辰,是叶辰。?#24444;缓?#22768;响彻,惊得那尊洪荒准帝神躯一颤,神色也顿变,叶辰二字便如魔咒,让人心灵震颤。

    “退。”没有多想,洪荒准帝?#22868;?#19979;令,连战的勇气都没,堂堂一支军队的统帅,竟毫不犹豫的转身便遁。

    “神火雷霆,一箭隔世。”身后,有冰冷话语响起。

    乃叶辰,已弯弓搭箭,瞄准的便是洪荒准帝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雷霆神箭一如既往的霸绝,如漆黑神芒,携毁灭之力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遁走的洪荒准帝,当场中招,神躯被?#21019;?#20803;神亦被?#21019;?#38590;敌神箭之威,被一箭射灭,绝杀的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主帅?#24187;?#26432;,洪荒人哪还敢停,四散逃亡。

    叶辰自不放过,身如?#25343;ⅲ?#36805;如闪电,化出了圣战法身,祭出了混沌神鼎,三者个顶个的凶悍,追的洪荒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娇艳的血花绽满?#24378;眨幻?#32773;不计其数,被擒者,亦不计其数,惨叫声、哀嚎声、嘶吼声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待最后一尊洪荒大圣?#24187;穡?#36825;场杀戮,才真正?#25112;帷?br />
    残破的?#24378;眨?#21494;辰渐行渐远,背影拉的奇长,身披的黑袍,已被染红,一步一个血色脚印,道剑上的血,还?#26410;鸕未?#30340;,皆是洪荒的血,这一战,他不知屠灭多少人。

    轰!砰!轰!

    洪荒与诸天的大战,还在?#26377;?#36720;鸣声传遍寰宇星穹。

    诸天的凄惨,让人不忍?#31508;櫻?#26080;数英魂葬身,埋骨他乡,而生还者,还在逃亡,回归大楚的路,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“穷奇族,带上你家的钱,来领你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轰鸣声中,一句这样的话语蓦然响起,还以帝道级传音秘法,无限传向四海八荒,如无形的手,拂过红尘世间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混乱的?#24378;眨?#31455;有了一瞬的宁静。

    俯瞰而去,还在大战的诸天修?#20130;?#27946;荒强者,?#36861;装?#25163;,一个个战圈,竟颇有默契的集体歇战,皆望向一方。

    “目测,是咱家的皇者。”一片?#24378;眨?#22825;老地老意味深长道,形态皆狼狈,浑身血淋,围杀他二者的洪荒人,铺天盖地,但此刻,却都如他二人这般,眺望着一?#21483;强鍘?br />
    “老夫掐指一算,这该是传说中的绑?#34180;!?br />
    “真有情调,能挣不少钱。”西?#21483;?#22495;,圣猿皇一脸语重心长,自也听出是叶辰了,一侧的夔牛?#21097;?#21017;牛魔璨璨。

    ?#25353;?#20183;呢?还?#34892;?#24773;要赎金?”东?#21483;?#31353;,圣尊咧了咧嘴,还真小看了大楚第十?#21097;?#20851;键时刻,总会?#24187;?#24778;人。

    “圣体真出类拔?#20572;?#31455;干起了老本行。”

    “还未回归大楚,找死不成。?#21271;狈叫强眨?#19996;凰太心黛眉微颦,绝美的仙颜,惨白无比,亦身负重伤。

    嘈杂声此起彼伏,多是诸天的修士,对叶大少此番举动,着实措手不及,双方都兢兢业业的血战,也只有你最出色,跑去绑票要赎金,这般庄重的气氛整这些,合适吗?

    “?#21535;?#26063;,?#20204;?#26469;赎人,过期不候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天蝎族,麻溜来领人,否则我可拉回家炖汤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.。”

    “金猊族,速速来提人,明码标价,童叟无欺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...。”

    议论你声中,叶辰的话语,一句接一句不带停,可以这么说,洪荒各大种族,?#33618;?#36135;挨个喊了个遍儿,听的诸天修士们啧舌,诸天的最高统帅,究?#39592;?#20102;多少洪荒人哪!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洪荒大族震怒,因叶辰几番话语,不知有多少洪荒强者,自各大战圈离开,席卷滔天怒火,奔向声音的?#21019;Α?br />
    而此番一去,他们或许不是要赎自家人,而是要去灭叶辰,纵知叶辰是为吸引注意力...以减轻诸天的压力,但却都忍不住,怪只怪,都太恨叶辰,每逢听到这个名,都恨的牙?#39214;鰨?#26356;莫说自家人被绑,这是一种挑衅,赤.裸裸的挑衅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怒吼声响满寰宇,各族强者自四方而来,聚成一条条小溪流,而声音的?#21019;Γ?#20415;是他们的终点,狰狞的面目,已扭曲不堪,冰冷彻骨的杀机,碾的星穹动荡,寸寸结了寒冰。

    因各个战圈皆有洪荒族强者离走,诸天修士的压力骤减,虽依旧落?#36335;紓?#20294;比之?#24825;埃?#22909;了太多,叶辰一嗓子不要紧,比一支虎狼之师还好使,不知引走了多少洪荒人。

    ?#38712;?#35832;天的统帅,还真殚精竭虑。”

    “战时绑票要赎金,?#19981;?#35768;只有他能想得出,事实证明,此法的确好使,引走这么多洪荒强者,洪荒是有多恨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围杀,搞不好会?#24187;?#20102;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,谁死他都不会死,那货命大的很。”

    诸天的修士,虽不在一块,但这等话语,必是他们想说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叶辰这招着实高,很好的利用了仇恨。

    其实,绑不绑票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叶辰,太招洪荒记恨,迫不及待想灭他,说白了,他在以自身引战,成功激起洪荒怒火,暴怒的洪荒强者,心智都不怎么正常的。

    ?#20843;?#22238;大楚。”

    诸天修士皆有默契,叶辰之所以这般做,为的正是在外的诸天人,给他们减轻压力,以便助他们,活着回到大楚。
腾讯全民突击
2018最新捕鱼游戏大全 酒店小姐安全吗 后一6码倍投 成都小姐联系方式 时时彩怎么玩才赢 交流群pk10技巧高手赚钱方法如下 时时彩后三6码做好 百赢棋牌炸金花作弊器 18岁日本美女 重庆时时乐三星走势图